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动态
苏联全民普及的疗养院生活:水疗中心的过去和现在
 [打印]添加时间:2023-02-02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58
   苏联时期的疗养院是当时最创新,有时甚至最具装饰性的建筑之一,从吉尔吉斯斯坦设计成船形的“极光(Aurora)”到克里米亚半岛的建构主义杰作“德鲁日巴(Druzhba)”,这些建筑有力的挑战了那些认为苏联式建筑是丑陋和乏味的观点。它们散布在后苏联时期的土地上,从俄罗斯到其他的各个加盟共和国,呈现以不同的状态,然而在鼎盛时期,每年曾有数百万人访问这些疗养院。
 
  1991年苏联的解体敲响了该行业的丧钟,许多疗养院被迫关闭。在后苏联时期的许多区域,由于维护成本过高以及缺乏对建筑保护的兴趣,曾经的诸多疗养院已经破败,而其他疗养院则面临不确定的未来。
 
  如今的人们对于苏联时代的生活和建筑了解甚少,但苏联时代的建筑瑰宝的重要性应当得到强调,并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和扫除偏见。正如卡扎科娃说:“毫无疑问,许多疗养院都应作为建筑的历史遗迹保存下来,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种地位。”“但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不再讨厌苏联的所有事物,并愿意看到苏联疗养院建筑的真正价值。我们希望它们的重要性能早日得到认可,至少其中最著名的将最终得到翻新。”
 
  苏联的疗养院制度和方式
 
  从苏联建立的时候开始,对于定义和塑造新苏联人就与西方世界就有着区别,不同于西方“低俗的消费和闲散为特征的假期”,苏联的假期目的非常明确,职能在于提供休息和休养场所,使公民能够以新的勤奋和生产力重返工作岗位。1922年《劳动法》规定很多工人每年有两个星期的假期,而在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领导下,1936年宪法规定了苏联所有公民的“休息权”。约翰娜·盖斯勒(Johanna Geisler)在《苏联疗养院:索契的医学,自然与大众文化》(1917年至1991年)中写道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到1939年,已建造了1,828个新的疗养院,配备239,000张床位。这些疗养院往往分布在阳光灿烂和温暖的苏联南部,尤其在黑海、里海沿岸和高加索地区。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建筑到娱乐,疗养院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旨在使工人受教育,同时鼓励与其他客人和与自然的交流。这种方法很简单,提倡最大程度的休息,从而保证拥有健康的身体去建设共产主义和提高生产力。戴安娜·科恩克(Diane Koenker)指出,苏联人为工人们公平和健康的待遇感到自豪。
 
  符合条件的个人可以在指定的时间段内以补贴的价格或免费入住特定的疗养院,这些优惠一般都由工会和工厂,单位提供。原则上优先考虑产业工人和有医疗条件的人,尽管在实际中,通常最好的场所往往是有钱和有关系的人所占据。
 
  在苏联的疗养院里疗养有着不同的方式,人们首先要在医生办公室进行评估,接受规定的疗养方案,根据疗养院的不同和方案的不同,这些疗养方法可能包括从电疗到矿泉水浴、原油浴,再到在盐厂矿井的地下一千英尺深处呼吸空气的任何事情。
 
  苏联时期的疗养生活无疑是极具特色的:疗养有着较为严格的规定和流程,人们要在医护人员的指导监护下按照日程和时刻表去接受不同的疗养方案和方式,从睡眠到日光浴。人们不能大声喧哗,敲打,不允许喝酒和赌博,而娱乐活动也不同于西方“奢靡放纵”式的,人们可能会去参加关于原子能科学的讲座,或是去观看戏剧表演。
 
  苏联的疗养院建筑
 
  在所有的苏联疗养院中,最具标志性的就是这座克里米亚的德鲁兹巴疗养院,建于1985年,曾被美国国防部于卫星侦察上误认为是导弹发射井
 
  明信片上索契的一家疗养院
 
  塔吉克斯坦的Khoja Obi Garm疗养院
 
  格鲁吉亚一家疗养院内的地面装饰
 
  马赛克被广泛的运用于室内装饰中
 
  克里米亚的Zori Rossi疗养院
 
  乌克兰Druzhba疗养院的游泳池
 
  拉脱维亚的Jantarnij Bereg疗养院
 
  在疗养院的餐厅内部共同就餐
 
  时光:今日的苏联疗养院
 
  苏联解体后,这些疗养院中的大多数都逐渐废弃,它们大多位于在克里米亚,敖德萨和索契,以及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等地;如今其中一些成为了容纳因阿布哈兹冲突而流离失所的难民收容所,还有一些被私有资本购买并重新翻新投入使用,温泉、水疗、盐浴等被认为可以缓解哮喘,支气管感染甚至肺结核的症状。不过,曾经苏联时期繁荣昌盛国民参与疗养的盛况已经不再,更多的是留下人们对这些建筑和遗址的追思,而它们也等待着价值的重新发掘和利用。
 
  位于格鲁吉亚茨卡尔图伯(Tskaltubo)的
 
  鼎盛时期,每年有60万人抵达茨卡尔图伯
 
  茨卡尔图伯的疗养院
 
  亚美尼亚温泉小镇杰尔穆克(Jermuk)
 
  亚美尼亚的杰尔穆克,即使荒废已久,但当局仍然保持着该地的清洁,
 
  Radiofreeeurope报道,记得当地曾经盛况的人对他说,虽然看着遍地废墟让他感到十分沮丧和无力,但“我很高兴有人来问杰尔穆克(Jermuk)的事情。”